今夜

本来是要写报告的,结果打开电脑就挂在msn上,还禁不住看戏。。。。
嘿嘿嘿,失败!

和他说着说着,就说起她!
她,曾经是我们很不错的一位朋友。
曾经,唉,真不想用这词。

真不晓得毕业后的这段日子她到底怎么了,
只知道好不容易见上一面,她却是一副大忙人的架子。
ok,就当真的很忙,算了。。。
尽管分离了那么久,虽然很少主动联络,但是朋友这个位子依然是摆在心里的。
多么希望可以似其他朋友一样,亦是那么久不曾见面,亦是那么久不曾联络,但是在见面的时候仍是可以搞笑谈天说地。

对于这事,曾经很失望。
或许对于我们,她也曾经失望。

榴莲

榴莲又飘香了。

他很喜欢吃榴莲。从小就喜欢。却从来都不懂得剥榴莲。
小时候有妈妈帮他剥,长大了有老婆帮他剥;孩子大了,有孩子帮他剥。他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更不需要学会如何剥。
一年复一年,是一种习惯。
那么多年以后的那么一天,榴莲在那么久后再次飘香的那么一天,他特地买了榴莲回来。
面对那一袋榴莲,他不懂得开。
等着老婆回来,等着孩子回来。
自老婆那天病倒后就很少回来了,连孩子也很少回来。
那天,他们是应该会回来的。
天黑了。夜深了。他们却都没有回来。都没有回来。
那一袋榴莲就这样放着。。。。

第二天,他让工人把它们劈了一起吃!

狠的反面

这女人,驾车有够狠的!
油门踩得够狠,出路够狠。。。
人家闪灯、招手他都不让。。。

这个女生其实很大条!
不是她想猛踩油门,只是不懂得控制。。。
出路不是像那么猛,只是踩太多油了。
她不是不让人,只是。。。。。
不管人家闪灯还是招手都是事后朋友说起她才恍然大悟的。
其实她在危险驾驶,看到她,自己要懂得闪哦!

有朋自远方来

这两天有朋自远方来。
学校假期,远在他乡的老师们都回来了。
好久好久没有这么齐人了。
又让人回到了想念读书时候的那种思绪。

啊,两年啦。。。真的好快!
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那样的疯疯癫癫了。
记得上一次隔了一年多再次和阿诗共寝的时候还梦到了读书时的情节,
这一次却一次又一次的醒过来。
唉,是不是还惦记着上司交待而还未完成的报告呢!?
一拖再拖,终于在金鱼回去的晚上把那篇文章死出来了。
太久没写,脑袋真的生锈了,唉,真糟糕!

这两天的生活真的仿佛又回到从前,
一起逛街,一起大吃大喝,一起胡言乱语一起乱肖!
唯一不同的是地点从沙登吉隆坡变成了槟城大山脚,
不用再挤巴士坐的士、不用大包小包赶火车LRT,不用再气喘喘走路爬楼梯。
也再不用烦考试做功课。
这点,是比较幸福的

朋友,半年后让我们再癫一下,你也要出席哦!!